☆半吊子基地。☆
 
 

【白金承】(下)空条承太郎找回了重要的东西。

短。

(大概是)白金承。

(疑似有)JD。

(或许是)法皇花。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变得清晰了,摸了摸也并没有老花镜的存在,起身以后觉得身体也轻松了很多,放眼看过去周围是无穷无尽的迷雾,能够看清楚的是自己的身体,衣着打扮竟然是17岁的模样。

“这里是天堂。我是乔纳森·乔斯达。”

“……”比人先出现的是声音,空条承太郎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

这是听说过的名字,只是在面前渐渐清晰的面容怎么想也不应该是这么年轻。

“现在的样子,是我最喜欢的样子啊。”

“你……”

“我没有读心术哦,只是提前到这里的乔瑟夫已经把这些都问过了,所以我想你的疑问应该也是这些吧。”

“重要的事情还没有给你说明。欢迎来到天国。”

 

真不愧是天国,无论死亡时候是什么年龄,都能提取到灵魂里面自己最想保持的样子,所以此时的空条承太郎,回到了年少的时候。

“白金之星。”

试着叫了那个名字,身边并没有熟悉的身影出现。

怎么可能最想要保持的却不是已经拥有白金之星的年龄?承太郎忍不住怀疑自己对自己的理解程度。

承太郎专注于四周寻找白金之星而有些忽略了乔纳森的话,更加忽略的是身边变化着的风景,原本的迷雾散去,周围看起来很有英国古典风格的建筑和街道。

“白金之星……那是你的替身的名字吧,他在吗?”

“不,不在,我并不是一出生就有替身能力,所以……也许他在,但是我现在感受不到。”

周围的环境随着承太郎心情平和下来也开始有了改变,看起来变成了日本的现代大街,虽然没有其他人但是依然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同。

“是这样啊……不过很遗憾我也不能帮你什么,因为我无论在什么年龄,都不曾接触过替身。”

“没关系,我也没有期待……”如果说不期待得到乔纳森的帮助显然是诚实的,但是如果说不期待见到白金之星,就是口是心非了,只可惜后半句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一个速度快得让人以为是凭空出现的金发身影打断了,喊声里面叫着JOJO,血红的眼睛和尖牙证明这个人的种族,个子看上去似乎比承太郎和乔纳森都要矮一点点。

“哇!这人是谁?愚蠢的JOJO!”

承太郎忍不住对这个称呼皱了皱眉,那人看着承太郎不善的眼神好像习惯一样拉住了乔纳森的袖子。

“迪奥!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么快又找到我了!”

迪奥?这是那个DIO?

“我没日没夜的找你啊!你居然相信本迪奥说得‘我不再来了’的话吗!真是愚蠢,快点再来决斗!”

“承太郎如你所见……DIO,也就是迪奥·布兰多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了,他只有这么一点点。而且很……”话没说完乔纳森就被迪奥跳起脚勾着脖子拉走了,乔纳森的身影逐渐淡化消失了,只听到“波纹疾走”和带着哭腔的“你个卑鄙无耻的混蛋”的对话在恢复了迷雾的空间飘过。

 

在迷雾中承太郎只能继续向着大概是前方的地方走着。

红色的头发格外醒目,承太郎感觉不到风,那个人标志的一绺长刘海却在晃动。承太郎在靠近他地方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身旁的场景飞速的构筑着,看起来是很日常的大屋,空旷而寂寞。

这是花京院喜欢的地方吗?

这是花京院喜欢的年龄吗?

与自己记忆中的花京院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花京院是天生的替身使者所以身边有法皇的陪伴。

“承太郎!承太郎!”看法皇看得发呆的承太郎被花京院发现了,喊了好几声才回应他。

“在想什么,那么寂寞的脸。”

“你才是寂寞的脸吧,我以为你选择了还没有遇到我的年龄。”

“怎么会,过去的孤独的日子我多少次期待能早点结束,遇到你们我只觉得时间太短,所以想从最美好的一步一步重新来。你仔细看看这是哪里。”

承太郎仔细观察起来周围,构筑完毕的场景是他的家当年在日本的大院子。

“你还真是贪心,要从这里开始吗?”

“是啊,至于学校的那部分就被跳过了,实在太痛了。”

承太郎笑了一下,同时也默默感叹着时间线不同也能交集的便利。

周围场景突然开始变暗,不一会竟然变成在旅行途中的沙漠,满天的繁星看起来格外空旷高远。

“承太郎,我觉得这个场景比较适合讲故事。”

“你要讲谁的故事?”

“关于我……和法皇的故事。”

“讲吧。”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法皇,但是身边的人都看不到,即使我介绍描述,也没人相信他的存在。我用绘图描画出来给亲人和同学们看,却让他们以为我是妄想症。”

“让法皇把他们卷起来扔出去。”

听了承太郎的话花京院笑了起来。

“对哦,我当时怎么没想到呢,承太郎真聪明。”

“你……”承太郎听出来他语气中的笑意,想来小时候的花京院也不会那么做,于是就不再说话等他继续讲。

“开始时候的我也曾经想着生活在人群中总有一个人会理解之类的,但是这个人一直一直没有出现。终于我明明感受着法皇的存在,却对他说出了‘是不是本来你就不存在,真的是我的妄想’这种话。”

说到这里花京院拉住了法皇的手像是对他道歉一样,实际上这份歉意想必也表达过无数次,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得到了原谅,也许并不存在什么原谅,因为本身花京院就不曾被法皇怪罪。

“之后法皇就真的不见了,叫他也不会出现,而我竟然从未觉得他会消失,只是怀疑是不是我也看不到他了,和我应该交流的那些人一样。而至此变得和他们一样的我,却并没有想要和他们相互了解的想法。我才明白一直以来我与其他人无法顺利交往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法皇的存在,而是因为我认定的法皇就是作为我内心表现,明明这么直接的心灵表现,如果不能看到他,怎么可能了解我。”

“所以你给我讲这些的用意是对能看到法皇的我的……告白?”

“为什么承太郎你会误会到这个答案。坦白说是我抱着法皇看到你还没有见到白金之星所以觉得你可怜。”

“如果是对替身使者的告白的话等到见到老头子、阿布德尔和波鲁纳雷夫还要再讲一遍呢。”

“你都不问关键问题是消失的替身怎么再出现吗?说了我没有对你或者其他替身使者告白的意思,就算告白也是对法皇。”

“那……怎么再出现?”

“后来我遇到危险……法皇还是出现救了我。”

“都没什么关键词喊一下吗?”

“你当成是咒语?那大概是内心想着的‘我相信你’吧。”

“我一直都相信白金之星的存在,而且现在与其说我还没找到他,不如说我还在等他。”

“这么胸有成竹的样子好像我给你讲得故事是多余的一样。”

“并不,该说作为一个天生的替身使者你给了我很好的指导,而且想不到你小时候还很骄傲的。”

“你在嘲笑我吗?”

“怎么会,作为你普通的人类朋友我很荣幸,花京院。”

“能遇到你和你的家人们,真是太好了,承太郎。”

坦白了未曾说出的话之后内心似乎平静得一片空旷,浓重的黑暗聚拢又散开,最终定格在一条普通的街道上。

 

“时间差不多了。”

“为什么你也知道?”

“因为这里是……天国啊。”

 

曾经那个现实中的街道是即将发生斗殴事件,而现在承太郎的身边还有同他一起等待的朋友。

“白金之星。

空条承太郎对着空中伸出手。

“噢啦~”

没有丝毫误差的回应的声音,就像是一直在那里等待的出现的身影,对上来的拳头看起来似乎比他的要大一点。

虽然承太郎只愿意承认大的那部分是白金之星的手套造成的错觉。

 

+End+ 


19 Sep 2014
 
评论(2)
 
热度(80)
© Ay ay bop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