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基地。☆
 
 

【白金承】(上)空条承太郎丢失了重要的东西。

短。

(大概是)白金承。

(提到了)安娜徐。


背景:

承太郎在原作六部时间线未死亡,时间也未进入二巡。

在此之后继续的生活。


+-------


“白金之星。”

“噢啦——”

不再需要战斗的日子里面有时候好像变得幼稚起来,空条承太郎伸出手握成拳头这样伸出去,然后呼唤那家伙的名字,就会得到回应的声音和一个对上来的拳头,看起来似乎比他的要大一点。

虽然承太郎只愿意承认大的那部分是白金之星的手套造成的错觉。


承太郎是17岁的时候第一次与白金之星相见的。那时候他还没有名字,承太郎像是假想敌一样的叫他恶灵,但是承太郎也知道,他并不恶,他不但从未伤害过自己而且只会保护自己。

后来为了拯救母亲的生命开始了五十天的旅程,承太郎和外公都永远失去了重要的朋友,还有虽然在外人看来像是宠物但实际上也是可靠的男子汉的愚者。

有些朋友的联系渐渐变少,亲人也在时间的流逝中衰老去世,只有自己的替身,依然陪着自己。

以后的日子里承太郎过着像是平常人的生活,即使是在杜王町的战斗间隙,也可以去完成论文。


而当最后的一场战斗结束之后,比起想要改变世界的人,他更加难以阻止的反而是安娜苏和徐伦的婚事。之后再这样平静的过了许多许多年,他回想起来17岁那年的战斗,与那时相比,他不得不承认白金之星能力的变化,或者应该说……衰退。


不知道替身世界的规则是怎样的,白金之星不会发出除了噢啦以外的声音,承太郎也总觉得只有自己的心情在单方面的传递给白金之星。生活中一旦遇到自己无法顺利完成的事情,即使没有呼唤他,他也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身边帮助自己,但是对于白金之星,承太郎却希望能更多的了解。


只可惜,似乎没有时间。


首先一直在衰弱的是时停能力,时间变得越来越短,以至于承太郎开始感受不到,来不及再看到只有自己能活动的世界,那种孤独的世界,不要也不觉得可惜了。

之后衰退的是力量和速度,在无需战斗的时间里,也许力量只要维持在和普通人类一样也足够,或者再多一点点更好。至于速度,只要能捉住人类捕捉很困难的普通动物就可以了。

也不知是不是对他的要求太低,还是生活太安逸,终于更可怕的发展也出现了。


“白金之星。”

伸出的拳头等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承太郎也没有意外,也许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所以没有马上回应,毕竟自己的心情,他全部都懂。

“……噢啦。”

那只拳头轻触到自己的时候承太郎反而意外了,明明自己以为他不会出现,已经放下了拳头,而现在在自己手边出现,简直就像是刚刚听到自己的呼唤,延迟了一样。

延迟?


承太郎开始了实验。

在不同的时间段呼喊白金之星,有时并没什么事情,有时是的确需要他帮助。他记录着时间,他只能确定白金之星的出现时间的确延迟了。不,也许白金之星知道自己的计划,也许是故意,所以这些实验结果一定都不准。承太郎脑子里也冒出过这样的想法,但是当他让自己陷入一些危险的时候,白金之星依然不能马上出现,他合上了记录的本子独自坐了好久,拿出来的香烟都忘记了点燃。

后来他尝试着一直让白金之星存在着,在能看到替身的人眼里他像是穿了半边盔甲一样,波鲁纳雷夫来看他的时候也给他表演了半片战车,但是徐伦拒绝也像他一样让自己半边身体变成线。

只是承太郎并没有告诉他们,那是白金之星只能维持到这样了。

他已经不能长时间从自己身体分离出来再去独立完成什么了。


承太郎年龄越来越大,生病时候躺在床上就又想起玩了无数次的把戏。

“白金之星。”

之后努力的伸着手臂维持着白金之星应该出现的高度。若是他只记得这个这个高度的话,那么应该出现……在48秒之后。

数着的48秒之后并没有熟悉的回应和碰触。


49、50、51、52……


一直数到了89,承太郎举得酸痛的手才感受到了白金之星的存在,却不是对上来的拳头,而是双手捧住他的手。

那双打出了许许多多人幸福安定的未来的拳头,现在只摊开来包住了引领自己的强大本体此时有些颤抖的手。


空条徐伦以后回忆起她在门口看到的这一幕,只觉得那时候的白金之星真的像是父亲的灵魂,只有一部分从身体里面透出,模模糊糊的样子,却像是终于保护了自己最重要的人的样子。


这就是最后一次相见。


又过了许多年,明知道得不到任何回答,空条承太郎有时还是对着空气提问着。

“白金之星,我是不是依然在死神13的梦境里面没有醒来。”


10 Sep 2014
 
评论(2)
 
热度(68)
© Ay ay bop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