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基地。☆
 
 

【空条承太郎×鋼入りのダン】星(期)恋人。





星•恋人→空条承太郎×鋼入りのダン


【架空,没有替身设定。

【关于受伤的人昏迷的医学方面不严谨的问题略过不提。

【再深入讨论人物性格我就想弃文了,所以OOC就这样吧。

 

该死。

这摩托刚刚买几天,一直刮蹭不断,这次居然在路口撞上了人,那人身材虽然高大但是看脸上的胡子和鬓角的白发证明已经上了年纪。

驾驶者完全没有觉得自己错的意思,满脑子都是如何逃离。

完蛋,有人过来了,还是跑过来的,说不定看到我了。

“喂~~快来帮帮忙,这里有老人不知道被谁撞到昏迷了!”肇事者反而大声喊了起来,这是他的策略,这样就让自己立刻变成了路过的好心人不是吗,就赌附近没有摄像头,老人现在在昏迷,一定也没看到自己的脸。

“我……我已经叫了救护车,剩下就交给……你了。”走近了才意识到这人身高竟然高出自己很大一截,如果自己是女孩子这个身高可是事业线绝佳观测位置啊。能做的就这么多了,交钱什么的就算了,立刻离开然后这件事就再没发生。

“谢谢。”来人声音低低的,”他是我的外公,谢谢你救了他。”

“哎……不……不用客气……这……应该的嘛他怪可怜。”说得话根本没经过大脑,内心带着一丝侥幸的想是不是对方要给自己什么报酬,所以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请跟我一起吧,外公的情况希望能和医生说一下。而且我想感谢也是必要的。”因为个子太高,他的帽檐即使挡住表情,低于他的人还是能看到,礼貌的,平静的。 

感谢我?哼,看我好好的让你感谢我。

 

【得意忘形的肇事者。】

 

上车之前高个子的人盯着现场看了半天,不知道是注意着什么,而已经被当成是救人的好心人的肇事者,已经在想如何透过帽檐再看一次那双眼睛。

走不了了。

虽然自己咬定主意不会承认,但是马上隐瞒起来真实的肇事现场胡编乱造另一个情景他也不怎么擅长,只能一遍遍的重复说自己到的时候他就倒在那里这种话,但是又说不清到的时间,弄得烦躁不堪。

“耽误你不少时间……”那人终于不是压低帽子挡住脸,而是认真的面对着他说着,”我是空条承太郎,请问……”

“叫我丹就行了。比起名字,我更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啊,我可是难得有假期想要找朋友玩……有表吗?现在几点?”

“三点。”

编了半天谎话丹像是顺口了一样,露出困扰的表情诉说着因为此事和朋友的约会迟到了会被责备的戏份,一副求补偿的姿态。

给钱啊!就算不给钱,也许和这个叫承太郎的家伙多呆一阵子也行。

外公没有生命危险,昏迷虽然很严重但是具体原因需要等待进一步检查,母亲也已经赶到了医院。

会给补偿是他默认的,并不是任性,绝不是。

 

第二天没等游戏厅开门就守在了门口,最终打了最简单的太鼓曲子到第四遍依然未能满连的丹遭受了等待的小朋友的鄙视眼神。愤怒的投了一次的币直接离开让小孩继续,带着地狱模式的BGM丹拉着发呆的承太郎到格斗游戏的机器前面。

说好了陪我玩吧,那就听从我的教育跟我一起吧。

第七次输给承太郎。

“承太郎,你一定是经常来这里玩吧!说说你练习了多少次了!”

“第一次。”承太郎的眼睛没有离开屏幕,”招式都是你刚刚说的我才知道。”

看着面前再次被打倒的自己,作为常客的丹有点不甘心了。

“稍微……放点水啊……”连败十场。手撑着按键的控制板边缘看着承太郎挑起来的嘴角,丹忍不住小声嘀咕着。

“做不到。”承太郎拒绝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感情,但是看着丹要按出来必杀技的时候,他却掏出火机点烟,没有躲避。

“这里吸烟会被扔出去!”本应放着必杀终结战斗的丹却伸手抢下了承太郎的打火机,必杀也宣布miss,Time over又是一局LOSE。

坚称承太郎是故意于是要求他去抓娃娃机尽可能多的获得战利品。看着身高195的大个子努力的样子,专注的绿色眸子一直紧紧盯着移动的夹子,丹笑嘻嘻的偷偷拨动了退币的拉杆。

“店员先生!这个人在这里用蛮力抓娃娃哎!”赤裸裸的陷害。

闻讯赶来的店员看着承太郎扔在机器操作平台上的一大堆游戏币找他了解了情况并查看机器,结果发现因为丹的误操作有币卡住了,丹是常客所以只是得到几句责备,作为给承太郎的补偿让他自选一个毛绒玩具赠送。

“你说要抓娃娃的……”承太郎抱着海豚毛绒看起来心情很好。

“免费送的资格都没有让我挑选。”丹忍不住抗议着。看着承太郎紧紧抱着海豚玩偶的样子他又忍不住说着:”但是你很喜欢这个海豚是吗。”

“并没有。”

之后承太郎的运气就特别好,轻松的抓到了很多小玩偶送给了丹,只是那些玩偶的样子实在不可爱,长得像是苍蝇又像是跳蚤,颜色也许更加接近麻辣小龙虾。

看着丹兜着那些奇特的小怪兽拽着的T恤,上面有诡异的花纹,像是宗教壁画的图案。

“你那个衣服,是什么图案?”盯了好久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是恋人哦,塔罗牌的那个牌面。据说可以给我招恋爱运,不过穿了很久好像都没什么用……”

“你懂塔罗牌?”

“我不懂那东西,只是相比太阳月亮命运之轮之类的庞大设定,我更喜欢能够摸得着的,比如恋人,恋人或者恋人,还有钱。”

“塔罗牌没有钱这张吧。”

“是说现实的东西。”

“你也没有恋人。”

“你这家伙还是少说话比较好。”

“丹,不仅没有恋人,连朋友也没有。”

“实话也轮不到你说!”说着丹愤怒的抢走了承太郎的蛋糕上的草莓泄愤。

生气!谁说自己没有朋友,这样坐在这里吃东西不就是朋友之间会做的事吗!其他朋友……只不过还在未来的某处等着自己而已!

谁说自己没有恋人……恋人。

恋人不就是……

 

“承太郎,报答我,做我的星期恋人。”

“星期恋人?”

“作为恋人关系在一起一星期,之后分手。”

“这算是报答?”

“嗯,报答啊!为了让你报答,我可是也付出了。”

“我拒绝。”

 

“话说回来承太郎在医院虽然拒绝了我的要求,但是今天还是跟我出来了呢~”

“只是出来……”

“那走吧~”

“去哪儿?”

“跟我走!”

“真是够了。”

在这种商店里面乱逛实在不是承太郎擅长的,而且他服装风格在丹来的这地方也找不到搭配。

“老板!老板!这边这边!”就是这种需要喊半天才会有忙碌的老板分个思维过来招呼的地方。

“上次我……啊,就是这个,一系列的还有什么来着?”丹拽着自己的T恤示意着图案。没有应答,只是丢过来一张图板,上面有好几个被划了叉,承太郎也跟着瞄了一眼,图案都是塔罗牌的风格。

 

【Star and Lovers.】

 

“承太郎觉得哪个好?”

被询问了意见倒也不是完全没准备,毕竟这家伙一路走过来问了不少这个好还是那个好的问题,虽然还什么都没买。

“星吧。”稍微观察了一下给出了选择。

“老板,要一件这家伙能穿的星图案的,顺便再给我一件恋人图案的。”

“我能穿的莫非……”起初抱着也许丹还有和自己身材差不多的朋友的猜想,但是仔细一想他没朋友,难道是选给自己的?

“愣着干什么,你付款。我已经杀价到最低了哦~”看着承太郎没有动,他擅自掏出来承太郎的钱包,自顾自的拿去付了款。

被迫换上了……

这奇怪的料子,款式没有什么特别,但是有着廉价的感觉,更可恨的是居然很合身。看着围着自己拍着手笑着的丹,承太郎的心情也完全没有觉得轻松。

 

星期恋人,时限一周。

 

承太郎的外公检查结果显示身体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却一直未能醒过来。丹本来不想再去医院看他,承太郎却似乎很希望他能跟着去,甚至说出星期恋人期间这个理由,让丹无法拒绝。丹在床边站着听着仪器滴滴响着,也开始祈祷他醒过来,即使有些谎言说不定会被拆穿。

除了照顾外公,承太郎也的确算是在履行着”恋人”的约定,虽然这两个人似乎都没有过恋爱经验,让他们的相处只像一场闹剧。

去看电影一次,丹不争气的睡着了,出来以后缠着让承太郎给自己讲剧情。

丹买了个儿童电子表,承太郎的手腕根本戴不上,还强行交换了他的名牌手表。

遇到什么事儿都是张口就叫承太郎,就连后背痒这种事儿也要他当街就被自己抓。

一如既往的鞋带开了也要承太郎蹲下来给自己系,这次低头看他的时候突然发现他脖子后面露出来的纹身一角。

好奇。

绑好了鞋带承太郎站起来背对着他掏出来打火机点烟,看着他的身高,丹抬手拽下来承太郎的衣领,要踮脚才能看清他后颈的星。

“这纹身的图样是不是太简单了?”

“星吗?那是胎记,和纹身不一样,一出生就有的。”

“上天究竟多喜欢你,我以为胎记都是长在脸上会毁容的呢。让我看看……是一颗星啊,真让人羡慕。”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可羡慕的,喜欢你可以去纹一个。”

“你不是都说了,那不一样。”

“这么说来你还真喜欢星。”

“还好。”

 

距离星期恋人结束还有两天。

 

承太郎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们正在一个丹自己平常舍不得来的地方吃晚饭,手机被他下载了无聊的游戏正在玩着。

电话是承太郎的母亲打来的,说外公恢复了意识,醒过来了。

不想跟着去。

找了自己还没吃饱的借口,被叫了打包;说了自己还有事的谎言,被揭穿了闲人本质;干脆暴躁的说他和我又没有关系,被再次提醒了”恋人关系”。

不想要了……不想了,明明期限就快到了,能不能”和平分手”啊。

磨磨蹭蹭也终究会到,承太郎插在口袋里的手不给丹再来拖住他的机会,明显加快了的脚步让丹想拉住他的胳膊。但只是跟上他的步子都有点辛苦。

根本追不上。

“哟!承太郎!”病床上的老人精神看起来已经不错,仿佛他之前的昏迷只是一场普通睡眠。

“爸爸果然还认识承太郎,刚刚还骗我说印象里面自己女儿还没有结婚什么的,真是……”母亲的语气里的担心总算是退去,开始责备起来自己喜欢开玩笑的父亲。

进门以后丹就尽量躲在承太郎身后,眼下承太郎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他站在那里才显露了存在感。

“对了爸爸,他是……”

“啊!!这小子!”温柔的女性正要介绍丹,老人却语气激动的打断了她,丹紧张得肩膀缩起来,咬紧了唇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发型翘得不错嘛!我年轻时候也有翘头发哦,不过是这里…这里~”比划着自己的额发位置,老人看起来还很认真。

 

哈,赌赢了。

他没看到自己的脸!

去死吧肇事者,我是救命恩人!

 

“是他拨的急救电话,感谢的话我已经说过了,你既然刚醒过来,就好好休息一会。我去找医生问问详细情况。丹,和我一起。”打断了外公奇怪的发型话题,承太郎站起身,说话的时候已经往门口走着,转脸叫丹的时候视线并没有看他。

出门以后看起来却不是往医生的方向走,丹忍不住开口提醒承太郎方向错误,后者却只说让他跟着自己。到了没人的楼梯间承太郎掏出来手机调出来一段视频举到了丹的面前。模模糊糊的视频,俯拍的角度估算是在路口的摄像头,丹有点恨自己飞翘的头发,从摩托头盔下解脱出来时候晃得嚣张。看着自己在被撞到在地的老人身边团团转,犹豫想要伸手的样子。明明是那么模糊的视频,但是发现远处的人影时候自己的笑容却觉得那么清晰。

我在笑什么。

对着承太郎撒谎之后得意洋洋的姿势,挥手说着现编的谎话,真可笑。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我先走了。”飞快的把手机塞到承太郎手里,丹恨不得马上从楼梯上跳下去逃走,甚至来不及想一个新的谎言。

事实上他并未能如愿,翘起的发尾被承太郎扯住,看得出他用了很大力气,因为丹痛得不但停下了脚步,挣扎了半天只能蹲在地上。

“不……”想着无法否认的录像,现在的丹不是与承太郎有星期恋人关系的人,而是一个撞伤他外公之后没有来得及逃跑的肇事者,还撒谎骗他让他们以为自己是救命恩人。

“承太郎……你什么时候拿到的视频?”丹跪坐在地上低着头还是询问着。”

“昨天。”

“那你装什么好人,拿到视频还瞒着我!知道了就来告诉我啊!是我撞得又怎样!我不是没有逃走吗!”

“你是因为我出现的及时所以才没有逃走。”承太郎的声音没有太多起伏,就像分析着别人的事一样。

“可是现在……他不是没事吗!你看看他活蹦乱跳还在跟我开玩笑,所以揪着我不放干什么!而且……你也知道我是赔不起钱啦,哈哈!就算你们报警我也……”

“你都不觉得应该先道歉吗。”

“道歉?啊道歉,哦对不起是我瞎了没有看到那么大一个老头在路上碍眼,让他硌到我的车轮下面,我的车都摔坏掉了……不……呃!”

领口被一只手直接拽起来,几乎要窒息的感受让他停下来毫无道理的愚蠢话语。

“重说。”承太郎生气的眼神盯着他抽搐着的脸, 另一只手已经握拳抬起来准备随时招呼在他脸上,“老头醒了,我可以马上也让你尝尝昏迷的滋味。”

那些话并不是毫无草稿,脑子里面像是积攒下来的坏思想全部都迸发出来,像是故意说出来让人生气一样。

“对……对不起。撞伤你的外公很对不起,但是看在我没有逃走的份上……”这些天一直看着的脸,现在满含怒气的看着自己,说是怒气已经是宽容,该说是恨意吧,败露了,唯一的能拿来祈求原谅的,还是被逼无奈才做的选择。

顺着松开了的手,丹又恢复到坐在地上的姿势,低着头的姿势让他像是等待最后的审判。

“你走吧,反正老头也醒过来了,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再有什么问题我们也能保证他没事,不会再找你了。我姑且把你最后说的算是真心话。”

说完这句承太郎绕过他准备去找医生。

真宽容哦。

“承太郎……”丹呼唤的声音并不高,似乎忍耐着哭腔,”拉我起来。”

与这一周间一样的任性语气,头依然没有抬起来,只伸了一只手到承太郎的方向,只是再没有可能感受到握住的手。

“既然并不是恩人,也就不存在需要报答,星期恋人游戏你还要继续吗?”声音里没有特殊的感情,完全的旁观态度。

是啊,从一开始就是在骗他。

跟不上他游戏的进度。吃饭的口味不相同。想要买同款的衣服结果并不是一个系列。

连最后被扔回来的那个可笑的电子表,都走不到正确的时间。

回溯时间到最开始,就连这个“游戏”约定他都是拒绝的。

开始就是错误的,现在错误结束了,不是最好的了吗……

离开医院的时候,丹拽了拽自己的衣服,虽然依然是一样的恋人纹样,但这件是别人的钱买的,穿起来感觉似乎比自己买的舒服一些,大概是错觉吧。

 

+End+

15 Aug 2014
 
评论(1)
 
热度(5)
© Ay ay bop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