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基地。☆
 
 

只是因为图上动作而来的一点点小脑洞。




大概是突然喝醉,突然出现,突然坦率以及突然撒狗(粮)。


我想晴明面对这些已经很习惯了。






一目连与之前在庭院喝酒的式神和晴明道别,不胜酒力的他碍于气氛只是少量喝了一些,已然是微醺的状态,起身后的步子甚至有些不稳。


荒从后院的拐角过来,明明没什么步子的声音,却因为身后的月轮隐约露出趴着往外看的一只小狗的叫声而暴露。


一目连看到了荒,借着醉意,他张开双臂对荒伸出了手,有些含糊的说了一句:“荒酱,来我怀里~”


留下荒愣住的脸和听到这话大家复杂的眼神——两人的关系寮内已然清楚,这只是出于礼貌和好奇心的碰撞。




让一向自持的风神当众作出如此举动和发言,可见酒这东西并非只是误事之物,怕是也有让人变得坦率的意外收获。


荒似乎也不介意一目连这份主动被他人看到,看他瞄一眼晴明的表情,甚至读出了一丝得意。


神明异于常人的思维,荒已经在得意的时间同时设想着回应的构想,只是要自己弯下腰完成“去他怀里”的动作,还是干脆直接抱住一目连让他“来自己怀里”比较好还未确定。




一目连骤然升高的视线来源于神明的托举,往甜腻来说大概是叫做举高高。


高度正适合让荒的脑袋蹭在他的胸口,环抱住荒的颈肩让他忽略了自己已然腾空的脚和被托在荒手臂上的臀,反正他整个体重在荒的怀里,那么安心。安心得他笑了起来,手指揉进了荒飞扬的发隙里。


好一个“来我怀里”。




“那么我们回去了。”荒探出头来对着晴明讲话之前还蹭了蹭一目连的胸口,晴明看着他只是挥手示意。


却见荒托起一目连,随着他意愿行动的月轮飘飘悠悠的扩大了入口,露出里面旋转着的星河,按照荒的示意把一目连吞了进去,随即荒也跟着跃入,无视了错愕如此操作的众人的眼神。




月轮晃着晃着本已经缩小要飞走,却返回飘近晴明的身边。


晴明看着月轮扩大,露出了揽着一目连的荒的脸,他另一只手提着之前探头出来的小狗,在安全的高度丢到了晴明怀里,而后那些小玩具和月轮又咻咻咻的并在一起,缩小着往后院晃去了。



24 Apr 2018
 
评论(5)
 
热度(52)
© Ay ay bope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