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基地。☆
 
 

【双龙组】明日的夜空哨戒班。(HE短篇完)

明日的夜空哨戒班。


>HE。荒x一目连,一点点提到的副CP有茨酒、阎判、山兔孟婆。

>有自家大号小号不同寮邻居设定。

>晴明神乐为类似玩家型性格设定。

> BGM《アスノヨゾラ哨戒班》——写文时候听着的,喜欢了很久的曲子,推荐一下歌词。

http://www.xiami.com/song/bf0B3Ue2ea94?spm=a1z1s.3521865.23309997.12.9pTeLO

>可以的话评论讲讲自家的故事……其实讲点什么都好……


这个寮的神乐看起来郁郁寡欢,不仅仅是因为夏天还被迫穿了两个月带毛领的和服这种事,而是因为隔壁的晴明太嚣张,明明只是个御灵25级的混蛋骗子,要知道自家白藏主一跳能灭他全家!

不,做不到,他家有一目连。

而这也是神乐郁郁寡欢的原因。

几乎每一天都能看到隔壁的晴明顶着月见黑,带着荒、一目连和辉夜姬从斗技场回来。诈欺的趴在一段不肯动的家伙便是这种人。而每天路过神乐家门口,便是恨不得开着幻境表演一场舞龙串烧。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欺负我没有一目连吗!”神乐愤愤的撤下毛领丢在一边。

“阿妈,你也没有荒。”

“就你话……多……姿多彩说得真对……哇!”

神乐听了这话刚要发作,仔细听听辨认出是家里的茨木童子,顿时一腔怒火化成了委屈。这茨木虽然叫她阿妈,实际上却是一手带大整个寮包括她的存在,一手带大,物理层面也理直气壮。

“如今阿妈有难,茨宝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吾倒是想管,但是……”

“只要你想管,那就有办法。”

中计了。

是夜,神乐召集了家里所有的式神宣布了双龙组强化的计划。

所谓计划,就是要把荒和一目连召唤到自家来,大家有毛的出毛有力的出力,而像是自家黏黏糊糊的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这种六勾大妖怪,自然是又要出毛又要出力。每日的委派、悬赏任务和贡献碎片的工作,一项别想跑。

没有加班费。


其实神乐是见过一目连很多面了,她的不争气的朋友们的家里几乎都有这位风神大人的声影,唯独像她这种对比来讲勤奋不少的人家里却从未有风神的降临,即使是一片碎片,也没有。

相比之下荒的身影出现得就比较少了,至今接触最多的也只有隔壁的弱鸡晴明那边了。自从开了好友协战,那个晴明借着神乐家的茨木的力量过了很多并不难的关卡,神乐也是在好友协战的记录上看着那个家伙辛辛苦苦的给荒刷满了黑蛋,让他的技能变得更厉害,变成了他寮里最厉害的输出式神。而神乐却只是看看,一次都没有请过这位荒来协战。不是因为自家足够强而不需要协战,而是一种云养猫的猫奴一般的迷之坚信——我一定会有猫(荒)的。

强化计划还是有用的,收集了足够的茨木童子、酒吞童子、大天狗和辉夜姬的碎片之后,神乐敲响了一个一个寮的门,与他们约定了交换碎片。委派任务也让她得到了荒的第一片碎片,收集荒的碎片的计划轰轰烈烈的开始了。而百鬼夜行那边最终还是靠着隔壁的晴明的协助,终于拿到了第一片一目连。

我要让他们同时出生——这是神乐当时的愿望。

她计算着日期,所有的碎片已经都在她和其他商量好的朋友手里了,只要按照顺序,今天祈愿荒的明天祈愿一目连的,交替进行,就不会有问题。

到时候让他们一起长大……然后……嘻嘻嘻。


天不遂人愿。

“我的家又不在海边的村庄!”

神乐的寮里没有的式神这么多,偏偏在活动检测之下,荒提前降临在了她的寮中。

还在数着日子的神乐心情复杂的大笔一挥给他改了个名儿,叫“早产儿”,挂上了家里差不多的一套针女,喂达摩到了四星满级就放置在了一旁,甚至没有觉醒。


“阿妈是材料不够了吗,吾可以带天邪那几个再去溜几圈回来……”排忧解难还是要靠茨木童子,不过显然并不是这个原因,神乐看着家里滚来滚去的达摩,数量足够同时把两位式神直接送上六星,但是一目连还没有来,她不想让荒和他的差距太大,况且荒的提前到来就解放了剩余时间,可以让她专心祈愿一目连了。有茨木赚钱养家,其他的都可以只负责貌美如花,无碍无碍。

荒每天看着这些达摩和一目连碎片,神乐说了之后这些达摩都会给他们吃掉,他会直升六星,迎娶风神,从此走向人生巅峰。荒还未觉醒,看起来有点青涩,就沉默着看着神乐发疯。不过他技能倒是满了,虽然被神乐抱怨一个黑蛋也不给一目连留,但是又马上说服自己说总归都要满的也没差。荒听多了只是对这份吵闹有点不满,表达自己的不满就打开幻境躲进去,任凭神乐在外面感叹媳妇还没来开房就满了真是个心急的孩子什么乱七八糟的,却连个天罚月都用不出。倒是带着他打斗技刷传记的茨木童子看起来很强,于是他有样学样的霸占了另一枚暴伤御魂,甚至比茨木童子那颗属性还要好。神乐则一边感叹他任性费钱,一边打开加成跳入了针女地狱。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终于被通知过了12点一目连就会来了,神乐早早的拉起来欢迎风神降临的条幅,架好了摄像机。拿走了让荒保管了这么多天的所有一目连碎片,搓着手等着12点。终于来了,召唤之前,神乐按着荒的肩膀踮着脚给他改了个名字叫“我保护你”。

你是要我保护谁呢,明明怎么看我都只有毁灭的力量……

荒很想问问神乐名字的意义,而后者念叨着:“等一会儿我踮脚就够不到你头顶了,就要长大了啊……”,最终他也就没开口。


“把我的力量借给你一用吧……”

随着这台词,一目连的身影出现在了寮里。虽然见过很多次隔壁寮的一目连,不过一直都是觉醒后的样子,觉醒前的他有着樱粉色的头发,有些娇小的身体环绕着龙旋转落下。

本来已经是深夜,被神乐拉着全寮如同过年一样不让睡觉就已经快要熬不住了,看到一目连来了其他式神都被允许去睡觉了,唯独荒被分配了一堆不知道保存了多久的觉醒材料,还不允许马上消耗。他看着神乐扛着摄像机拍着他和被塞了达摩的一目连。看着对方身形似乎变得高了一些……当然还是矮。

然后是让他们一起消耗掉了觉醒材料,那些被荒每天数一遍的达摩们也统统消失了。公告上面写着他们的觉醒,升级到五星和升级到六星,这也算是……一起长大了吧,还是昭告天下的那种。

然后神乐大笔一挥,给一目连改了名字——保护世界。

这样就是六星状态了啊,一目连还是好矮啊,荒这么想着,偷偷伸手摸了对方的角一下,万幸好像末端没有知觉,他没发现。


他没发现,一目连斜着眼睛把他打量了一遍,记住了他。


觉醒了的荒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有龙,怪不得神乐那阵子一直念叨什么双龙组。

只是自家这个龙,在觉醒后刚刚出现,就追着一目连那条龙过去了,回来时候比比划划的好像说差点把怀里抱着的珠子弄没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欺负了。一目连那个“保护世界”的名字让荒很在意,听起来他这么厉害,是不是以后除了茨木就靠他打架了,荒这样胡思乱想着,根本没心思试穿什么新皮肤。

而且对比一下,还是龙好看一些……并且还和一目连的一样,多好。


据说一目连的传记十分容易解锁,所以来了第二天他就坐在院子里面的樱花树下了,背后环绕着龙和风符,挺直的脊背看起来好威风,神乐每天领取交接悬赏任务时候都刻意多呆很久,跟一目连说着说着话有时候还坐下来了,看着一目连讲话的样子荒觉得他倒是很温和的样子,连面对神乐都像是个长辈了,明明才来没几天。然而荒的传记依然还差一些,他也就每天跟着茨木去斗技场摸爬滚打。之前听隔壁的晴明来介绍战术时候,提到说一目连对他们一直有些惧怕的彼岸花有克制奇效,荒没有听他详细讲,在他看来,无非是先出手高输出把对方打死是最优了,毕竟这也是茨木一直以来贯彻的战斗方式,只是据说现在的斗技场环境,已经不适合这样作战了。于是最终属于荒的传记,斗技50场胜利中的最后一场胜利是一目连带给他的,那一场遇到了彼岸花,神乐也并没有让茨木上场,她告诉荒输出就靠他了。

然后荒看到了一目连的技能——风神之佑。

竟然是盾……保护世界,原来是这样的保护,不去毁灭的,温和的,真正的保护。在温柔的风的庇佑之下,彼岸花的花海几乎伤不到他们。战斗之中一目连的薙魂让他不停的去抵挡着本来应该打在别人身上的伤害,当荒在幻境中召唤天罚月的时候,内心涌起的情感和自己的名字共鸣起来,让对面全灭的星辰终结之音之中他轻声对一目连说:“我保护你。”

炫目的光芒中,他看到一目连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中午从斗技场回来荒有些乏了,下午便在寮里休息,突然听得外面有不小的说话的声音,出去问了才知道是下午例行揍大蛇的队伍归来,拿到了一枚资质不错的破势。荒揉着眼睛看着那枚并不能称得上是极品属性的破势,而神乐捧着还是挺开心,对着大家显摆了一圈,一目连笑着说现在强化可以给你加成风神的祝福,于是神乐马上喜滋滋的去强化到了15,再看看属性,忽略歪了的那一下效果命中的话还真是不错的一枚御魂了。重点是如果让茨木换上这个,再加上另外的暴伤破势,他就能换下来一对暴击属性很不错的针女了。

那可是针女,神乐去地狱挖回来的针女,荒摸摸自己的良……暴击,它叫嚣着想要。

茨木童子坚决不放手现有的针女,原因无非是会降低暴击,速度也会变化之类。然而荒没想到那个满口大义的大天狗此时也打着这个针女的主意:“吾为御魂立过功,吾为御魂出过力,吾每次都第一个起飞。”听到他说的话一目连都笑了,弄得大天狗眼神不善的看过来,马上又被荒在一目连后面抬着下巴回瞪回去。

最终这针女还是挂在了荒的身上,只因为一目连那句:“以后强化御魂都给阿妈风神加成吧。”

神仙说话这么好使吗,荒想着不然下次自己也说说什么,含金量足足的神之言呢。

“连连他叫我阿妈哎……”神乐在旁边看荒换上新的针女,傻笑又无法停下来了。

原来重点是这个吗。

“荒酱,你不叫吗……跟着连连一起叫一次啊……!”

“我去试穿新的浴衣了。”


夏日祭到了,被允许出去随意走动的式神们让祭典看起来像是百鬼夜行。平安京大街上沉迷赛跑的山兔教孟婆玩起了套圈,连阎魔都挽着判官开始走动了。

荒换上了新的浴衣在夏日祭随着人群走动着,远远的看着一目连摸着龙的头不知道在讲什么,他加快了脚步凑到他附近,又缓下来步子,调整了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他要装作不经意遇到一目连那样,再把赶来的路上酝酿的台词对他说出来。

“真巧啊,你也带着龙来看烟花啊。”

自认为最帅气的角度,最合适的语气……然而却迟迟没有等到一目连的回应,他看了看对方的身后,哪儿有什么龙。

“你这话让我很难回答……荒大人。”一目连露出了笑容对他指了指头顶。荒抬头一看,自己的龙已经追着人家的龙送珠子了。

“不……我没想到它……这么……”

“意外呢,大概龙比主人要勇敢一些吧。”一目连说着这话,眼神飘向了据说观看烟花最美的方向。

空中的两条龙好像摆了个心,互相追逐着往那处飞过去了。

“我想和你一起看烟花。”看着往同个方向走去的一目连,荒赶快追了过去。


烟花升空照亮夜空的那一刻,荒终于握住了一目连的手。


+End+

17 Aug 2017
 
评论(8)
 
热度(44)
© Ay ay bopem | Powered by LOFTER